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雅俗之间

雅者赏之,爱者珍之,惜者藏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姑娘们该不该搞文学  

2015-01-29 09:14:18|  分类: 女子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快速破解邻居的三台无线路由器的密码 - 瀛子 - 瀛の小笺

《姑娘们该不该搞文学》--作者:王秀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微国学 | 2015-01-27 08:38)
 
导读:
       写作就该是女人干的事。枯坐屋子里,不与外界接触,编一些男欢女爱,这哪是男人干的事啊,偏偏男人干得好,像在其他领域一样。
 
姑娘们该不该搞文学
       这两年有两次聊天,让我对自己最终选择文学有些忐忑。于是对姑娘们从事文学创作的必要性产生了质疑。一次参加一文学活动,路上和一位有着多年编辑经验、丰富情感阅历的男作家聊天,他说:“女人写作到中年都特别凄惨。”这话对一个正处于中年的女性写作者太有杀伤力了。我一愣,顿觉周边乌云密布,风沙遮面,文学像一辆童车一样被吹得东倒西歪了。想想不是没有道理啊。阿赫玛托娃、尤瑟纳尔、张爱玲、奥康纳、艾米莉勃朗特……独身、同性恋、疾病,这些不幸似乎的确和女作家的命运紧紧相连。这太瘆人了。
       还有一次是和一位我一直喜欢的女诗人聊天,当然她从来不承认自己是诗人。她也算一私企小白领,人很干净,诗写得很有灵气,我把她的诗歌推荐到《北京文学》,很快就发表了。我以为她会一直坚持,也一直鼓励她坚持。有一天她又写了一大组诗歌,发到我邮箱,我看完之后给她打电话,约她到我单位,就她的诗歌聊了一上午,苦口婆心、循循善诱之类溢美之词都可以用到那个上午的我身上。她听完之后,看看我烟熏火燎黑咕隆咚的办公室,淡淡地说:“我不写诗了,没用。”她果然不再写,一年后,她告诉我,生了一个大胖小子。真是万幸,我差点就把一个幸福少妇拽到“特别凄惨”的文学道路上。这一年如果她不生儿子,而用来写诗,能写什么诗啊,写成艾赫马托娃、迪金森、舒婷,又怎么样呢?什么样的诗歌能配上一个生龙活虎的儿子带给她的现世安稳啊。我觉得她太聪明了,不,是智慧,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
        这两次聊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我真的认为,姑娘们是不是该搞文学,是“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”。我这样说,不是吓唬姑娘们别搞文学,恰恰相反,我觉得文学天空没有姑娘们,差不多就塌天了。试想一下世界文学史如果没有李清照、杜拉斯、莱辛等女文学大家,会是怎样粗蛮的景象啊。所以文学不能没有姑娘们。但姑娘们搞文学,又不能把自己弄得太惨,我在这方面,有切身教训,也见过一些写作者,想就有限的经验提醒姑娘们,搞文学,如何回避这种被注定的“悲惨”命运。
      搞文学确实有风险,而且风险很大。我小的时候也是信奉过一些格言的,比如:成功就是99%的勤奋加1%的天才。从我这些年的阅历看,这话对搞文学的人来说,起码一半是谎言。文学、音乐、舞蹈,这些艺术门类没有天赋,仅靠勤奋很难成功。我见过很多写了一大堆稿子,根本摸不到大门的作者。这样的人我一般就劝他干点别的,好好生活。当然这种风险和性别没多大关系,带有普遍性,男作家也一样面对这个问题,不管自己是不是适合搞文学,一厢情愿,一腔激情,多数结果是一事无成。想搞文学,先要确定,自己是不是有这种天赋,比如想象力、语言能力,爱讲故事,感受力强,等等,如果有这些迹象,也确实喜欢,不妨就搞一搞试试。
      最重要的一点,姑娘们搞文学,尽量别把文学想得太高。要把文学放到生活层面,而不是精神庙堂之上。搞文学和教书、做生意、当公务员、甚至打扫卫生一样,不过是谋生手段。尽量别把文学弄成宗教,事事的,好像高不可攀,神出鬼没。其实小说本身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东西,小说在欧洲就是起源于贵妇们闲着没事,请人来讲故事。在中国,也是“挑担引浆者流”,累了,在田头路边蹲着,讲点传奇鬼怪聊以度日。小说不是官窑皇玺,民不得碰。不是,从来不是。现在更不是。
      不要以为你搞文学就比别人高雅,有层次,不是那么回事,那是前人的文字给你制造的太虚幻境,你不能上当。要清醒地面对文学。你写一两篇小说有什么呀,人家还会做好几种菜呢,哪一种标准能衡量出做菜不如写小说有档次了?你多读了几本书,多懂点哲学社会学,人家会做家务会处理人际关系;你有一屋子世界名著,那又怎样,人家有巴宝莉LV香奈儿,人家那些品牌也是过五关斩六将拼杀出来的,怎么会比文学层次低呢?如果非要比,只能说没有谁高谁低,只有趣味不同,分工不同。姑娘们搞文学,一定要降低姿态,把自己当成普通女孩,不要自视过高。
      尤其重要的是,姑娘们搞文学,对搞文学的男人要高度警惕。防火防盗防那些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、行为艺术能力大于文学艺术能力的男作家,可以说,女作家的悲惨经历基本都是男作家造成的。像那位写情史的,别看文辞优美,背后都是女人的泪。更不要以文学的名义,做一些轻狂之事,最后苦果都是自己吃。即使是那些写出经典作品的男作家,塑造人物可以盖世无双,笑傲群雄,真面对有麻烦的女孩,多数跑得贼快。
      我写《花折辱》的时候,突然有一种感觉,写作就该是女人干的事。枯坐屋子里,不与外界接触,编一些男欢女爱,这哪是男人干的事啊,偏偏男人干得好,像在其他领域一样。男人和女人的差异,是人类进化的结果,在这一点上,姑娘们不要瞎较劲。即使你搞文学,也别忘了自己就是一个姑娘,姑娘们,文学没那么可怕,只要我们保持清醒,这种风险是完全可以规避的。就不会成为“中年特别凄惨”的女作家。

姑娘们该不该搞文学 - 芸姑娘 - 雅俗之间
作者简介:
王秀云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在《人民文学》《诗刊》《十月》等刊登小说诗歌散文多篇,著有长篇小说《出局》《飞奔的口红》等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